大喵只是gAI
当前位置:首页 - 广告 >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2019-07-20来源:国内在线

2018年即将过去,1988年至今的30年间,中国餐饮行业涌现了三代各具特色的餐饮人。这三代餐饮人,有些在经历辉煌最后落幕,有些从小作坊熬到了上市,有些在浮浮沉沉中找到其品牌定位。

红餐专栏作者白墨说,没有人是救世主,如果有,就是自己。餐饮的江湖,从来争得都不是输赢,而是生死。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01 中国三代餐饮人的创业缩影

1 第一个十年

1988年,在内蒙古大草原,一家叫黄土情的小吃店开张了,这是西贝莜面村的乳名。这一年,创始人贾国龙先生21岁,因为神经衰弱而中断了大连水产学院的学业,正式进军餐饮行业。同一年,在齐鲁大地,净雅酒楼还只是威海一个主营牛肉包子的小饭店。

六年后的1994年,在巴蜀腹地简阳,一家只有四张桌子的火锅店开张了,名字叫海底捞。壮志在我胸,莫欺少年穷,张勇先生开启了自己的火锅生涯。

四年后的1998年,台湾人贺光启将吧台小火锅引入京城,单人单锅的模式迅速火爆起来,这家企业叫呷哺呷哺。

在千禧年即将来临之际,包刚工人张钢在内蒙古包头开启蒙式火锅的征程,创立了小肥羊。同一年,北京的旺顺阁鱼头泡饼刚刚起步,同期做鱼起家的还有湖北十堰的李二鲜鱼村。

西贝、净雅、海底捞、呷哺呷哺、小肥羊、旺顺阁、李二鲜鱼等以及在改革开放后80年代起家的餐饮人,此为中国比较正式的第一代餐饮人,他们大多从小作坊开始。

2 第二个十年

2001年,殷墟安阳,巴奴的创始人杜中兵先生开出了第一家火锅店,8年后,巴奴进军华夏文明开源之地郑州,并在此建立根据地,高呼“得中原者得天下”。2002年,坐标东北黑龙江鹤岗,一家饺子店悄然开业了,名字叫喜家德,创始人叫高德福,从此开启了他的水饺马拉松之旅,这一跑就跑出了500多家店。

2003年,安徽合肥,一家卖老母鸡汤的快餐店诞生了,叫肥西老母鸡,是如今拥有600家店的老乡鸡前身。那一年,杨国福先生还在哈尔滨亲自煮麻辣烫,这一年也是杨国福的起始创业年,与此同时,北京的黄记煌也开出了第一家店。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2004年,依然在郑州,中国烹饪大师樊胜武先生创立阿五美食,开启了新派豫菜的征程,同一年,新辣道在北京问世。四年后的2008年,一位从呼伦贝尔进京的少年,在北京开了一家烧烤店,叫很久以前……

千禧年后的第一个十年,是众多知名餐饮品牌的诞生时间。巴奴、喜家德、阿五、杨国福、老乡鸡、很久以前等品牌在这个时间空间里潜滋暗长,他们是中国第二代餐饮创业者,相比于小作坊,他们的起步稍微好了一些。

3 第三个十年

2012年,一位关东少年向传统餐饮人发起了挑战,在北京建外SOHO开出一家极具逼格的煎饼店,叫“黄太吉”,被称为互联网餐饮鼻祖。“在这里吃煎饼,喝豆腐脑思考人生”,曾是很多CBD小白领们引以为傲的事情。

2013年,可能是史上最贵的牛腩面,裹挟着食神戴龙的配方和苍井空小姐的体香问世了,这个品牌叫雕爷牛腩。创始人孟醒自称雕爷,有人说他是在牛腩餐厅里熏着精油搞先锋戏剧的专栏作家,会讲故事是雕爷最大的优点。

2014年,一位研究国际金融法的北大硕士毕业了,他没有进入500强,而是在北京开了一家湖南常德米粉店,叫“伏牛堂”,现已更名为“霸蛮牛肉粉”。此举和当年卖猪肉的北大“屠夫状元”事件相比毫无违和感,然而二者的待遇简直天上地下。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伏牛堂的牛肉粉

卖猪肉的北大“屠夫状元”有两个,一个叫陆步轩,一个叫陈生。当年陆步轩因为摆摊卖猪肉,被全国人民咒骂,此君被淹没在口水中二十年不得翻身,甚至连母校都要抛弃他。

卖米粉的晚辈是个90后,叫张天一,这位年轻人的境遇简直不能太好了,迅速成为年轻人拥戴的超级创业明星,此事不仅惊动了徐小平,果断给钱给资源,更神奇的是还被我们的总理作为创业明星接见过。一时间,天下之大,一骑绝尘的张公子所到之处,振臂一呼,灯光璀璨,光芒万丈。

而很少有人知道,几十年来卧薪尝胆的北大“屠夫状元”陈生和陆步轩已经创立了“天地壹号土猪”,一举做到上市,如今身价上百亿。

北大就是北大,就算卖猪肉、卖米粉,也可以卖得惊天动地。

2014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总理一声令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最强声。同一年,毕业于西安交大的几位高材生纷纷从顶尖互联网公司辞职,在五道口卖起了肉夹馍,开业100天狂卖20万个肉夹馍,一时间风光无两,这个品牌叫“西少爷”。

大学生辞职创业似乎会传染,这一年,在祖国岭南,诞生了一个网红面馆,据说最火爆的一天,达到33.8次的翻台率,不过我对这个数字一直存疑,这个品牌叫“遇见小面”。一时间,大学生辞职开饭店成为美谈,一大波大学生毕业了不上班了,万众创业当老板才是正道。

时也,势也。

2015年,坐标深圳,一家做中式茶饮的品牌迅速刷爆了朋友圈。很多小姑娘不惜排队2个小时来买一杯茶,这家茶饮品牌叫“喜茶”,前身是“皇茶”。最火热的时候,深圳一个商场店竟然日营业额破10万元,这让很多传统餐饮人惊掉了下巴,喜茶的创始人叫聂云宸(neo),开茶饮店之前是修手机的。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这一年,喜茶还成功塑造了一个美丽感人的爱情故事。为此,挽救了不少穷小子的爱情。

故事是这样的,以前,小伙子只要看到“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就会有多远就躲多远,因为不给女朋友买哈根达斯而被臭骂、闹分手的不计其数;而现在你只要排队两个小时花上二十元买到一杯喜茶,姑娘们会感激涕零,投怀送抱。

喜茶还是茶吗?不,它是泡妞神茶。

同一年,一位美女创立了一家主打“茶饮+软欧包”的餐厅,火热程度不亚于喜茶,这家店也迅速刷爆朋友圈,名字叫“奈雪の茶”。2016年,另一个排队神店在上海诞生,创始人硕士毕业,也是个美女,这个品牌叫“一笼小确幸”。如今听道友们说,这个品牌好像不那么幸幸了……

2017到2018年,又相继诞生了几个网红餐饮品牌,会占卜的答案茶、明星打卡聚集地春丽吃饭公司火热餐饮圈。声量最大的,当属汤老师和张震代言的瑞幸咖啡,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了咖啡圈,让“星爸爸”措手不及,听说“星爸爸”还要四处截杀luckin coffee。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

这一个十年,消费环境大升级,新餐饮品牌不断涌现和凋零。

你方唱罢我登场,反正这一代创业者的钱都是上面那两代人提供的。

但与此同时,地摊式和作坊式的创业方式彻底淡出历史舞台,这个时代,你想开个餐厅,门槛高到需要至少几十万,失败率高达80%以上。

尽管如此,依然有前赴后继的外行冲进餐饮的枪林弹雨中。他们说:“我狂,故我在,让子弹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02 30年河东,30年河西

我们总是低估了那些知名餐饮品牌背后的艰难付出,而只是看到了他们站在镁光灯下婀娜诱人的身姿。

乍一想,西贝莜面村已经30岁了。而西贝的折腾在餐饮圈是出了名的,四次更名,不断折腾的西贝副牌就有十几个,而这些副牌至今还在折腾着。一个走过了30年春秋的餐饮品牌,从一个黄土情小作坊走到现在,风雨坎坷、个中艰辛,或许只有亲历者才有发言权。

与西贝同岁的净雅酒楼,生于1988,卒于芳华28。这个餐饮50强,曾被称为餐饮人的黄埔军校,却最终未能熬过转型的寒冬,它像一只折了羽翼的老鹰,声嘶力竭悲鸣着一头扎进了万丈深渊。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大家无不扼腕叹息,送走了净雅最悲壮的一程。

净雅酒楼就如同站在雁门关外断崖上的乔峰,在断箭刺入胸膛的那一刻,彻底成了餐饮世界的绝唱。

然而雁门关外的寒风从未停止怒号,比西贝和净雅年长3岁的湘鄂情,这个餐饮第一股,创始人曾经是餐饮首富,身价高达40亿。1969年出生的武汉人孟凯,18岁做车间工人,19岁下海经商。在南下深圳的打拼过程中,孟凯娶了一个湖南姑娘周长玲,造就了一段“湘鄂情”。

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餐饮爱情故事,然而终究未能敌过现实的残酷,和净雅一样,在高端餐饮遇冷的寒流中,湘鄂情未能顺利过冬。

从餐饮首富到餐饮首负,孟先生在波澜壮阔的餐饮画卷上挥毫泼墨三十年。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世人谁人不识君?然而转过身,已是大半生。

大佬手中的雪茄,最终还是掉在了地上。寒冬来的时候,就算是有着几十年经验的餐饮老炮也可能误判形势,谁也没能料到这个寒冬会如此漫长,在这波寒流中,仰天倒地的餐饮品牌不计其数。

时也,命也!无论世界怎么样,至少他们飞过。

03 新与旧的较量,生与死的考验

餐饮世界不会同情弱者,同时更不会同情强者。

当净雅和湘鄂情这两个餐饮老大哥退出餐饮江湖后,很多人都没想到如此优秀的餐饮品牌竟然会死于“趋势”。

于是,面对血雨腥风的战场,“变革、生存、升级、进化”,这些词深深地刻在很多餐饮企业家的脑门上。

可喜的是,在大江大浪中,总有一些餐饮品牌是先知先觉的。

巴奴火锅和海底捞彻底断舍离,开辟了毛肚火锅新品类,与大哥错位竞争,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阿五美食改名再升级,产品聚焦到黄河大鲤鱼上,更名之初,生意大幅度下滑,艰难时刻不惜卖房子续命。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就连如日中天的西贝莜面村也深感自己“生于忧患之中”,不断地升级进化。

这些老餐饮不仅要面临自身品牌老化的风险,还要迎接着后辈们发起的挑衅和冲击。

终于,在2015年,新老餐饮人被分成了两个派系,他们形成了激烈的对抗。

这是一场餐饮行业的华山论剑,新兴的互联网餐饮和传统餐饮来了一场生死较量。

这一年年底,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阿五创始人樊胜武先生,跟伏牛堂的张公子进行了一次餐饮论道,当时阿五刚刚完成品类聚焦几个月,他说:“两年之后没人再会提互联网餐饮,大家都将变成互联网餐饮”。

两年后,他的预言实现了。

很多传统餐饮企业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如虎添翼,而新兴的餐饮品牌却在艰难前行,因为他们要做的功课还有很多。

新餐饮仅仅靠互联网这个翅膀是飞不起来的。互联网永远是工具,不是核心竞争力,一大批具有互联网基因的餐饮纷纷溃败出逃,就连互联网餐饮鼻祖黄太吉也淡出了历史舞台。

此时,餐饮行业的“公理”彻底发生了转变,而这个转变的催化剂,则是巴奴创始人杜中兵先生提出的“产品主义”。

这个主义非常厉害,迅速地席卷了餐饮圈,杜先生开了好几次行业大会,在多个城市宣讲自己的产品主义。传统餐饮企业应者云集,除此之外还有第三方供应链企业前来助威,比如一加一天然面粉。

终于,互联网餐饮发展遇到了瓶颈,要效率、要规模、要流量、要融资,成为了他们追逐的目标。他们忽略了餐饮的本质,转型及时的,他们向老的餐饮人去学习,转型不及时的很多就夭折了,被资本劫持的互联网餐饮开始畸形发展。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在对抗中大家也在互相学习。伏牛堂、西少爷,他们其实也在投入大量精力做产品的研发、产品的研究。传统老餐饮人也没有忘记向他们去学习互联网工具、互联网的营销思维等。

相比于新兴互联网餐饮,传统餐饮企业根基比较深,他们大多是十几二十几年的企业。

台风来的时候,他们依然能够岿然不动。

到了2017、2018年这两年,确实正如阿五黄河大鲤鱼创始人樊总当年的预言,没人再拿互联网餐饮说事儿了,市场彻底回归了理性,很多餐饮企业开始体现好食材、体现匠心、建立明档厨房,真正以顾客为中心了。

每一个行业都需要革新,餐饮也不例外。那些年轻的闯入者,若要一上来就摆出“敢教日月换青天”的架势,往往会死得很惨。而善于在产品上下苦工者,才有和前辈们竞争的资本,喜茶、小龙坎、大龙燚莫不如是。

04 餐饮品牌的终极难题:传承

当西贝创始人贾国龙先生喊出10万+店的时候,我知道西贝一直在考虑一件事:品牌的传承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任何一个餐饮品牌都没有舒适区,品牌在诞生之日就在走向衰亡,并且这是不可逆的。如何延长品牌的寿命,并让其持续传承下去,这是很多餐饮企业的终极难题。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但我们也终将老去。

贾国龙先生是焦虑的,西贝的后辈们该怎么办,如何成就更多人,从而把西贝开遍全球的每一条街?如何让每一个西贝人感到人生喜悦?显然,这是不容易做到的。

君不见,一百多岁的全聚德四面楚歌;君不见,无数老字号餐饮跌下神坛。没有哪个时间段如今天一样变幻莫测,危机总是来如风、迅如电,稍有不慎就会灰飞烟灭,而未来,变革将会更加迅速。

传承,也不仅仅是西贝的焦虑,是每一个立志做成餐饮大品牌的企业共同之焦虑。

当老一代餐饮创业者老去,新的舵手在哪里?

终于,在中国另一个快餐巨头老乡鸡内部,我们看到了餐二代束小龙的身影。这位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年轻人,正在有条不紊地接棒父亲束丛轩的工作。


激荡三十年,中国三代餐饮人的成长与较量


雷厉风行、果敢迅速本身就是束丛轩的行事作风,这位年轻人身上同样有着这样的性格,也许是因为束小龙的推动,现在的老乡鸡更加年轻化、时尚化了,同时迭代速度更快,品牌营销动作也越来越多,这一切都在告诉顾客:我们一直在做得更好。

除了西贝、老乡鸡,品牌传承交接成为了很多餐饮企业家的使命。要么逆流而上,要么被潮水淹没,没有任何一个品牌可以一直成功下去,时代会给予每个创业者最公正的待遇,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进化、做得更好,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浮云。

结语

在波澜壮阔而又暗流涌动的餐饮大江大河中,成长与较量一直存在,这将长期成为每个餐饮品牌的机遇与挑战。漫漫30年,弹指一挥间,这个时代属于30岁的西贝、24岁的海底捞、17岁的巴奴,13岁的阿五,同时也属于3岁的喜茶,以及未来每一个奋发向上的你。

这是关于品牌成长最美好的期待。期待每一个餐饮品牌都有无限可能。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ilyajaya-sedot-wc.com/guanggao/796.html
(本文来自大喵只是gAI整合文章:http://www.hilyajaya-sedot-wc.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呷哺呷哺 牛腩 海底捞 小肥羊 肉夹馍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ilyajaya-sedot-wc.com ©2017 大喵只是gAI

大喵只是gAI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