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喵只是gAI
当前位置:首页 - 雾霾 >

►宁乡一司机失联3天坠河遇难,现场打捞视频曝光!

2019-10-07来源:千百态时尚


第一章 楚将军没正形

第一章 楚将军没正形

“放开我!”苏璃在床上用力挣扎,可她的力气在身前男人的眼里,比蚂蚁大不了多少。

男人黑色的头发半湿不干的粘在额头上,似乎刚洗完澡,只有下半身系着条浴巾,大大方方袒露出宽阔结实的脊背,还有比例完美的肌肉和弧度完美的腰际线。

此刻,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立体精致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甚至他漆黑深邃的眼底,都是一片平静和淡漠。

可是,他掐着她脖子的手,力气却越来越大,让人感受到蕴藏在他体.内的森寒怒气,胆战心惊。

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认定他是苏云娜安排的人,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出现在这间房里呢?

想到苏云娜早晨嘲讽的笑,苏璃鼻尖又是一酸,照着男人压住自己手的那只胳膊恶狠狠的咬下去。

男人猝不及防,闷哼一声。

苏璃不管不顾,没一会儿,男人的手背上已经渗出血来。

男人看着她,目光更冷了几分,点点锋寒开始在眸子中聚集。

“松口!”

“呜呜……”她瞪着他,用行动回应。

“不要给脸不要脸!”男人怒极反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了,从没一个人像她一般在自己面前大胆放肆。

“呜呜……”她毫不松口,发不出音儿,可看的出来,她泪光波动的眸子,在笑。

男人也在笑,不过他的笑很短促,不过两秒钟,脸上的笑已经消失殆尽,目光凌厉的盯着她,话语低冷刻薄:“玩手段是吧?好啊,我就陪你玩!”

玩手段?

苏璃愣了一下。

“嘶啦——”

白色的衬衫,应声而碎,露出饱满的半片胸.部和白色蕾.丝的胸.罩,充满诱惑。

“你!”苏璃大惊失色,本能的抬起尚未被控制的左手,想要护住那抹春.光。

手腕在半空被截住了,接着再次被狠狠压回床上。

“你放开我!我会报警的!”她气的发抖,果露出来的肌肤,都因为紧张和羞耻,变得红润起来。

男人眼底掠过一道讥讽,正打算说什么时候,脸色忽然一变,低头往苏璃肩上靠了靠,鼻子微微动了动。

“你想干什么!”苏璃鸡皮疙瘩瞬间冒出,异样的危机感绷紧了她的每一条神经,本能的剧烈挣扎起来。

“你身上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男人缓缓抬起头,一双阴晴不定的眼眸看下来,盯着她的脸,微微眯了眯眸子。

“关你什么事!”她张开口,准备再次狠狠向男人的胳膊咬过去。

男人忽然抬手避开她,接着伸手穿过她的颈后,猛地低下头,狠狠吻住了她。

这个吻霸道而又炙热,浓烈的气息瞬间强势的侵入,让苏璃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男人重重啮咬了一口她柔.软的唇瓣,然后在苏璃吃痛张口的一刹那,将舌尖推入,反复的吸允舔.吻。

怀中女人清恬的气息和挣扎,让这个本来充满了惩罚和征服的热吻逐渐变质。

男人摁着苏璃手腕的手蓦然用力,把她整个人都压在自己身下,炙热的嘴唇离开了她的唇瓣,转而舔上了苏璃白.皙的耳垂。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猝不及防,苏璃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反抗。

直到,湿.润的感觉从胸口传来,这种感觉太过于刺激,顿时让她清醒过来。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她想推开他,手却被他立刻钳住,摁在她的头顶,再次覆上她的唇,动作更为蛮横。

“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阻止了男人继续下去的动作。

苏璃的身体也微微僵硬,随着男人的停止,也跟着停下来所有挣扎。

“咚咚……”

安静的空间里,敲门声变得更加清晰明了。

苏璃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如雪。

她抬起手,本能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想要将他推开,却推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敲门声来的太突然的缘故,男人整个人显得有些恍惚,半晌没有动作。

直到被苏璃推了一下,他才缓缓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苏璃,慢慢放开了掐着苏璃手腕的双手。

“别乱动。”冷淡的落下这最后一句话,拿起她散落在床上的衬衫,起身大步离开。

苏璃长长的睫毛抖了抖,慢慢蜷缩起身子。

…………

酒店的房间外,温明远收回敲门的手,微微蹙眉。

这个男人的相貌虽然普通平常,但一身服帖的黑色西装衬得他整个人无比挺拔,双眼冷静异常,看起来别有一种智慧的气质。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夹,又抬手看了看时间,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该给上将阁下打个电话。

今天的世界会议一结束,上将阁下没有向往常一样回首长府,而是直接让他开车来这家和会议地点距离最近酒店。

温明远清楚,他是累坏了。

为了准备这次会议,上将阁下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

楚家闻名世界,无论政界军界还是商界的地位都举足轻重,算得上是世上第一豪门。

楚向北出生的时候,便笼罩着这么一层光环。

从小到大,高高在上。

这样的一个人,本应该养尊处优,享受着自己的身份,然而楚向北却没有这样。

成年之后,他直接拒绝了家族安排的道路,一声不吭的去参了军,一步一个脚印,用了10年的时间,爬到了如今Z国上将的位置。

这里面固然有家族的因素,但其中吃过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让阁下再多休息一会儿吧。

这样想着,温明远打算离开,可才转过身,身后却传来了一道电子音,随后,门被打开了。

“阁下!”温明远立刻立正敬礼。

“进来。”楚向北的身上已经多了件白色的浴袍,点头转身。

温明远紧随其后,等楚向北坐上沙发,他看了眼空无一物的桌子,放下公文包后,先去泡了一杯咖啡。

“阁下。”他将咖啡放在楚向北面前。

楚向北提起杯子,抿了一口,浴袍的袖子,不经意间滑落手腕,露出一抹红色。

温明远惊了下:“阁下,你的手……”

“没事。”楚向北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似乎为自己不小心露出伤口而感到不悦。

温明远一声不吭从客厅的柜子里翻出纱布和药膏,迟疑的望着楚向北。

后者撩起袖子,淡淡的点了点头。

温明远立刻上前,熟练的准备帮他涂抹包扎,然而看清伤口的时候,他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

伤口是小事,可这伤痕却太过暧.昧了些,有点像是牙印,而且是女人的牙印。

居然有女人胆子大到敢对楚向北下口?

太不可思议了……

尽管好奇心已经膨胀到了极致,但他还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阁下,这些是今天会议上的记录,这个则是奥利亚大使给您的信。”温明远打开公文包,将一份文件和一封用复古式火漆密封的信函递给楚向北。

“没有用邮件,也没有走正轨渠道,而是用这种复古式的信件,就保密而言要比不安全的网络要有信用的多。唯一的麻烦是会留下证据。”

“应该是关于这次会议的事。”楚向北一边听着温明远的话,一边拆开信件阅读起来。

温明远安静的坐在一旁,等着楚向北的吩咐。

“对了。”楚向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将身侧扔着的一件白色衬衫交给温明远。

温明远下意识的身后接过来,等看清手里的东西后,涵养如他,也不禁直了目光。

白色的主色调。

蕾.丝的勾花。

娇小的款式,还带着淡淡的体香。

这分明是一件女士衬衫,而且看样子还是刚脱下来不久……

自家的将军大人,什么时候有这种癖好了?

温明远目瞪口呆。

第二章 逃跑

第二章 逃跑

苏璃一个人坐在房间的床上,听着外面若有若无的动静,心跳越来越快。

她不是傻子,当推开房门却看不到慕成杰和苏云娜的时候,她就明白自己被设计了。

苏云娜肯定是故意让她听到今晚要在这里和慕成杰开房,目的就是将她骗过来,然后再安排人过来捉奸,甚至来的人有可能就是苏云娜和慕成杰,到时候出i轨的罪名就会按到她头上。

这还没完,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酒店的事一旦传出去,以母亲叶霜重名声的性格,说不定会直接将她赶出家门……

她这一生,怕是就毁了。

不能坐以待毙!

苏璃猛地站起来,将衣架上的大衣快速披上,遮住自己luo露的春i光,然后左右望了望,跑到窗户旁望下去。

3楼,不算很高,可也不低。

苏璃的脸色有些难看,好几秒后,才深深吸了口气,转过头,目光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

…………

客厅里,楚向北依旧低头看着信封,连头都没有抬,语气淡淡的说:“检查下上面喷了什么东西。”

温明远闻言,蓦地一愣,明显露出一抹震惊,接着,便是严肃。

楚向北身份尊贵,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因此,不知有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他的床,得到那楚家夫人的尊荣。

为此,手段齐出。

他作为楚向北的秘书,自然见识过不少。

无论是欲擒故纵,还是街角偶遇,甚至以死相逼的场面都屡见不鲜,可直接对楚向北用药,还是第一次。

胆子太大了!

他拿着被扯破的衬衫,放在鼻尖嗅了嗅,随后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取出了工具开始检查。

几分钟后,他收起自己的工具,蹙着眉头说道:“阁下……”

“恩?”楚向北手里的文件翻了一页。

“这衣服上,没有检查出有用药的痕迹……”

楚向北眉心微微皱了皱,转过头,冷淡的目光看向有些小心翼翼的温明远,好一会儿,才低沉的出声:“你确定吗?”

“是的,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女孩儿衣服,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

楚向北深眸蓦地一闪,随即便站起来:“你让开。”

温明远连忙站起来,将位置让给楚向北。

楚向北拿过他的工具和放在一旁的衣服,操作起来。

温明远眼珠一转不转的看着,虽然他很确信自己检查的没有任何问题,可楚向北的动作,还是让他有些心虚。

几秒钟后,楚向北把所有工具都放回去,站起来,淡淡的开口,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先回去,明早6点来这里接我。”

温明远下意识的瞥了眼沙发上的衬衫,脑中闪过楚向北胳膊上,带血的牙印。

楚向北素来清冷,虽然有很多女人和他传出过绯闻,可那些基本都是女方单方面的宣传,楚向北自己从未对任何一个女性表达过兴趣。

很多人都说,楚将军可能是个GiAY。

久而久之,连楚家老太太都开始担心自己宝贝孙子的性取向,不止一次在他耳边提点,让他帮忙注意什么样的女孩儿才能引起楚向北的兴趣。

可惜,一无所得。

这一次,会是例外吗?

…………

温明远走后,楚向北才拿着衣服,回到卧室门口。

他本来是想直接推开,可不知道为什么,手落在大门的一瞬间,却顿了一下,最后还是用那好看指节敲了敲门。

门内,没有任何回应。

他眯了眯眼,再敲。

依旧没有回应。

这次他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推门进去。

巨大的窗帘随风摆动,露出了一整片晶莹的窗台。

窗户是打开的,午夜时分还带着湿寒的空气充斥在屋内,身上的白色睡袍,随着湿i润的威风摇曳着。

明亮几净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楚向北的目光在失去床单的床上停了一下,随后来到窗台边。

床单拧成的绳索,牢牢的绑在窗台,一直向下延伸到2楼的保护栏。

跑了?

楚向北望着楼下,满脸寒霜的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阁下。”温明远恭敬的声音从电话里快速传来。

“回来一趟,把那件衣服拿走。”楚向北维持着一贯森冷幽静的形象,可那对眸子里,却冰火交融:“然后查,查这件衣服的主人,究竟是谁!”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居然从他楚向北眼皮子底下跑了?

他暗暗冷笑,这个女人真是有能耐,居然能想到用床单当绳索,从三楼的窗户里逃出去。

他到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

夏夜湿i热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夜色中的白银市灯火交映,漫天繁星漫延开去,至远方,已分不清哪里是星,哪里是灯。

人民广场,人来人往,与平日里没什么不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穿梭着。

苏璃披着一件深蓝色,长到将大腿包裹的大衣,一口气穿越了人民广场足足500米纵深,来在路边,才扶着路边高大的柳树,大口大口喘着气。

她逃出来的时候有些手忙脚乱,从衣架上随便拿的大衣扣子也系错了,但是现在也没有给她重新系的机会。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

不过,苏云娜特意设计这么一套陷阱对付自己,会不会有可能慕成杰其实没有背叛她,所以她才需要抓奸好让自己和慕成杰分开?

可苏云娜手机里的那些照片怎么解释?两个人那么亲密……

但是除了那些照片以及苏云娜的言语外,也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慕成杰已经出i轨。

究竟是自己太多疑了,还是别的什么?

苏璃心里乱糟糟的站在路边,等待着出租车。

夏季的深夜,即便是凌晨,依旧喧嚣。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时间打车的人太多,还是跑车的出租太少的缘故,苏璃等了足足10分钟,也没见一辆出租车经过。

她又无奈又焦急,不知道苏云娜安排的人什么时候会找到她,于是干脆拿出手机,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距离最近的车。

“师傅,盛夏花园。”苏璃拉开后门。

“哎呀,小姑娘,后排放着人家的快递,你还是坐副驾驶吧。”司机师傅开了口。

苏璃愣了下,看到车后排放着一些大包小包,点点头,关了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司机师傅熟练的打着方向盘,慢慢转向,目光,顺着后车镜,悄悄瞄向了苏璃。

第三章 男朋友是上将

第三章 男朋友是上将

苏璃有着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即便是在上学时候,也常常无缘无故惹人觊觎。

几年过来,如今愈发生动美丽,此刻虽然披着将她半个身体都覆盖住的大衣,可苗条却又给人感觉丰满的双腿在大衣的对比下完完全全的被展示了出来。

她的脸因为酒精和奔跑的缘故,有些红,在路灯的照耀下,散发出不可抗拒的魅力。

司机的目光,有些变化。

“盛夏花园是吧,离这里可不近,小姑娘,这么晚,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车子绕过一个弯道,司机开口问道。

苏璃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才轻轻开口答道:“没什么,来见个朋友。”

“什么朋友啊?”

苏璃皱皱眉,她本就是个性格不太外向的女孩儿,并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流,今天若不是气晕了头,又喝了不少酒,也没有勇气去酒店找慕成杰。

“男朋友。”她淡淡的说,随即别过头,望着窗外,意思很明显,不想在继续聊下去。

司机却仿佛没看出来一样,继续不依不饶的问:“我看不像吧,都这么晚了,要是去见男朋友,干嘛不在他那里睡下。”

“不想在他那里睡。”

几秒钟后,她才不像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师傅,我记得这条路不是去盛夏花园的吧?”

“哦,这里是近路,从这边走比较快。”司机握着方向盘,咧嘴笑笑。

“从这里走,要兜过江滨路,才能绕到盛夏花园……”顿了顿,苏璃的一只手已经悄悄落在了车门:“师傅,钱不是这样赚的吧?”

司机猛地一脚刹车,夜空划破一道刺耳的摩擦声。

“啊!”苏璃低呼一声,向前倾去。

“小姑娘,没事儿吧。”

司机凑过来,打算抱住苏璃。

苏璃迅速将他推开。

“小姑娘,都这时候你就别装了撒,咱们都是社会人,就别扯那些虚的,说吧,多少钱一次?”

他看上去约莫40多岁,脸瘦瘦的,有点像猴子,长着一对三角眼,笑起来的时候,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看上去十分猥琐。

“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种人。”苏璃冷冷的甩开他的手,转身用力拉了拉车门的门把。

车门纹丝不动。

“你!”她双眸冒火的转过头时,正好看到司机慢悠悠的将手从方向盘旁的一个按钮处收回来。

那是控制车门锁的按钮。

“大侄女儿啊,你也别骗叔,你看你,这衣服里应该是真空的吧?刚和别人玩完吧?叔明白,叔也年轻过。”

司机兴奋地看着苏璃:“叔也不亏待你,500元,你陪叔爽一次,叔再送你回家。”

瘦猴司机笑眯眯的拿出钱包,露出里面几张红红的票子。

“说够了吗?”苏璃冷冷的等着他。

“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死三八,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和你好好说话,你还跟老子装纯,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一个女支女还挺有架子,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老子早和你不客气了……”

瘦猴司机也被苏璃惹i火了,整个人欺身而上,将苏璃紧紧的逼在车门处。

苏璃很用力的挣扎,可是她的力气和成年男性比起来,还是稍逊一筹。

“不识好歹的东西!”瘦猴司机怒火中烧,抬起手就打算给苏璃一点教训。

可是,就在他打算这样做,还没有来得及这样做的时候,他的目光瞥到了苏璃大衣的肩膀,脸色忽然大变——

“你这件衣服哪里来的?”

“关你什么事!”苏璃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眼眶噙着泪。

“小.三八,你活腻了!”瘦猴司机吃痛,就想再次欺身而上,可看着苏璃肩膀上的军章,眼底还是闪过一道犹豫。

“我再问你一次,你这件衣服哪里来的?”他的面庞,惊疑不定。

苏璃明显的听出男人语气的改变,愣了一秒,顺着他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肩膀处。

肩上那4颗烫金色的紫堇花呈菱形排列,晃眼无比。

苏璃虽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她明白,这个男人肯定是因为这件大衣才产生了犹豫。

她没有半点犹豫的开口说道:“是我男朋友的。”

瘦猴司机满脸嘲弄:“小.三八,撒谎的时候先过过脑子,这可是上将的军衔,咱们国家的上将,哪个年纪不能做你爷爷?”

苏璃懵了懵。

“你以为人人都是楚向北?还是你打算说,你男朋友就是楚向北?”瘦猴司机咧嘴一笑。

她整个人完全震住了,许久,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只觉得有些眩晕。

上将的军衔?

这件衣服是她从卧室的衣架上顺手拿的,那个男人难道就是楚向北,怎么可能?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

“就是楚向北。”

“什么?”瘦猴司机一愣。

“我男朋友,就是上将楚向北!”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念道。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详情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ilyajaya-sedot-wc.com/wuzuo/18161.html
(本文来自大喵只是gAI整合文章:http://www.hilyajaya-sedot-wc.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ilyajaya-sedot-wc.com ©2017 大喵只是gAI

大喵只是gAI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