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喵只是gAI
当前位置:首页 - 雾霾 >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2019-07-14来源:长春新闻网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魏梁交兵(5)

梁军大举北上,尤其是陈伯之再次降梁,让江淮战场的战局对北魏而言极其不利之际;元恪却没什么大动作。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敢情元恪没太瞧得上萧衍,他判断梁军这次北伐,属于意思意思的意思;所以这伙计没把北魏军主力南调。

当然这不是说元恪很闲,相反的,元恪对上文提到的氐族杨氏造反却异常重视。

杨绍先称帝后,元恪立即派骠骑大将军源怀为使持节、侍中、都督平氐诸军事发兵征讨,邢峦、李焕等军均受源怀的统一指挥。

公元505年1月,杨集义率军包围了北魏关城(阳平关),邢峦派建武将军傅竖眼率军解围,杨集义领军迎战,屡屡被傅竖眼击破。北魏军乘胜追击,一直打到氐族的老巢武兴(陕西省勉县)。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接下来就是艰苦的城市攻防,几个月下来,北魏军攻陷武兴,俘虏了杨绍先,将其送往洛阳;杨集起和杨集义却趁乱突围,后不知所踪。氐族人建立的武兴国再次被灭,元恪下旨,将武兴改为武兴镇,后又改为东益州。

忙活完西线这摊子事儿,江淮战场那头儿形势已经很不乐观了;看萧衍这次是要来真的,元恪不敢再怠慢,下诏任命中山王元英为征南将军、都督扬州、徐州二州诸军事;集结十万重兵,南下迎击梁军;为了便宜行事,元恪还特旨,授权元英可以全权指挥所属各州郡的军队。

元英还在跑路,有消息传来,重镇合肥又丢了。

翻翻地图,相比于寿阳,合肥其实对建康的威胁更大;而且合肥身前的要塞(安徽含山北)此时也在北魏军手上;小岘距建康,不足百里。换句话说,在合肥战场,鲜卑骑兵距离萧衍不足百里。

因此,就在萧衍紧锣密鼓策划收复寿阳的同时,萧衍调出了老将韦睿(这一年,韦老爷子64岁),给他的任务便是攻克合肥。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对韦睿而言,这个任务可不轻松,想要收复合肥,卡在前进道路上的第一道难关便是小岘;韦睿先是派长史王超和梁郡太守冯道根去打小岘,小岘的魏军则拼死抵抗,梁军一时没啥办法破城。

看看偏师没成事儿,韦睿亲自前来攻城。

北魏军从来也没听说过什么韦睿,因此胆子很大;要打就打,怕你个鸟,数百北魏军出城挑战,准备拿韦睿开涮。

看对方这点儿人有恃无恐,梁军将领有些发怵,纷纷向韦睿进言,我们轻装前来,没做好准备,您看是不是容咱们先回营,准备就绪之后再战?

韦睿说,准备个屁,情报显示小岘城里的北魏军就2千多人;如果他们凭城固守,完全能够自保;可是这帮孙子现在无故出城,向我们示威;这肯定是北魏军中的精锐;如果咱们一鼓作气将这些人打败,小岘城将自行崩溃。

诸将还在犹豫,韦睿大怒,一指着自己的符节冷冷的说,朝廷给我符节,可不是为了好看;谁敢违令,军法从事!

军中无戏言,抗命可是要掉脑袋的;众将不敢再叽歪,发一声喊,带着梁军朝北魏军杀来。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韦睿的话搁在这儿,你不死于阵前,就得死于军法;因此梁军个个如狼似虎,奋勇向前;饶是这伙鲜卑人彪悍,也架不住梁军不要命的冲锋;没多久,这数百北魏军便被打的没剩下几个了;侥幸不死的,勉强退入小岘城中。

血战得胜,韦睿不给鲜卑人喘息的机会,令旗一挥,梁军潮水般开始攻城。

果然如韦睿所料,出城的精锐被拍扁之后,城中的战斗力锐减;打到半夜,北魏军几乎被全歼;小岘遂被梁军所得。

趟平了小岘,韦睿率军直抵合肥。

其实在韦睿的主力部队进抵合肥之前,他已经先期派遣右军司马胡略等人迂回前进包围了合肥,但攻了几次都没能攻动。

等韦睿到来,听取了汇报,然后自己又出门儿兜了一圈儿查看了合肥的周边环境;回来跟众将说,听说过‘汾水可以灌平阳,绛水可以灌安邑’这句话没?众将摇头,韦睿阴阴一笑,这话正为今天所设(“吾闻‘汾水可以灌平阳,绛水可以灌安邑’,即此是也。”)。

要论将韬谋略,梁朝诸将无出韦睿之右;合肥城城高池深,强行攻城急切之间难以攻下,即使攻下,己方的伤亡也小不了;所以韦睿决定,以水代兵。

韦睿率兵连夜在肥水上修建了一座大堤,堵死了肥水,肥水从合肥城中经过,然后汇入巢湖。肥水被堵死了通道,只能退到合肥城下,合肥顿时成为汪洋上的一座孤岛。随后韦睿命部将王怀静在肥水岸边又修筑了一座小城,率领一千多人驻扎于此,掩护大军侧翼;同时韦睿又调集了大批战舰直抵合肥城下,为总攻做好准备。

当然北魏军也不是案板上的肉,任由韦睿宰制;魏军原先在合肥城东西分别修筑了两座卫星小城,跟合肥形成掎角之势;韦睿决定先拿下这两座小城,扬刀立威。

两座小城不值一提,韦睿没费多大劲儿便攻破了;合肥彻底成了孤城;但是在攻城过程中,梁军身后来了麻烦。北魏大将杨灵胤亲率五万大军狂奔而至,准备把泡在肥水中的同伴捞出来;而且北魏军一到战场,便拿下了王怀静据守的营寨,王将军率部血战到底,全部战死。

全歼王怀静部,杨灵胤未作停留,北魏军直逼韦睿中军据守的大堤之下,声势浩大。梁军将士眼看杨灵胤的五万大军步步紧逼,有那心理素质不好的又开始腿肚子转筋了;纷纷劝韦睿赶紧上书朝廷调集援兵。

韦睿听了,哈哈大笑,敌人已经到了眼皮子底下,这会儿请求朝廷增援,管蛋用啊!况且我们能请求增援,敌人同样也能增兵;这就象蜀国在白帝城增兵,吴国在巴丘增兵一样。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三军向前揍个兔崽子(“贼已至城下,方复求军,临难铸兵,岂及马腹?且吾求济师,彼亦征众,犹如吴益巴丘,蜀增白帝耳。'师克在和不在众',古之义也。”)。

关于这场战役,史书上没有详细记载,只是说梁军“因与战,破之,军人少安。”;估计梁军取得了一场小胜,杨灵胤所部并没受太大损失,因为在随后北魏军再次逼近大堤。

看着比自己数量多一倍的敌军去而复返,梁军刚刚提升起来的士气又蔫了下去,胆小的将军们又开始劝韦睿先撤到巢湖避一避风头。

韦睿被这帮家伙纠缠的烦了,脾气一上来,指着众人大骂,骂完,韦老将军断喝一声,今天老夫有死而已,绝不后退半步!全军上下再敢言退者,立斩!说完,韦睿下令贴身侍卫举着他的伞盖麾幢,站在大堤之上;韦睿立于伞盖之下,迎风而立,目视着远处旌旗连天的鲜卑骑兵;咬牙切齿的下令,给我冲!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此时梁军其实也是背水一战,如果真的被北魏军冲上来,梁军的下场恐怕比合肥城里的鲜卑人还惨;因此已无退路的梁军排山倒海冲下大堤,和北魏军杀在一处。

北魏军虽然彪悍,但架不住梁军已经身处死地,只有砍死眼前的敌人,自己才能活;因此北魏军被打的连连败退。杨灵胤见状,也只好暂时后撤。

杨灵胤被击退,大堤无虞;韦睿传令水师各部,划动大舰直抵合肥城下。

这时肥水早就被憋的跟合肥城墙一样高,梁军战舰浩浩荡荡四面合围,不费吹灰之力;城里的鲜卑人彻底绝望了,援兵近在咫尺可就是过不来;来的艨艟巨舰跟山一样,太特么恐怖了。城里的北魏军全都吓傻了,相互抱头痛哭,哭声震天(“魏人计穷,相与悲哭。”)。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韦睿才不管那么多呢,随即下达了总攻令;梁军催动大舰,冲进了合肥城内;北魏合肥守将杜元伦虽说拼死抵抗,但已经无济于事,他本人也被梁军一顿乱箭射成了刺猬。而随着杜元伦战死,合肥城告破;北魏军全军覆没,被俘杀了一万多人。

至此这场攻坚战以梁军的大获全胜告终,梁军不仅收复了被北魏占领了7年之久的合肥;同时还缴获了大量辎重,光牛马就有上万匹;其他硬通货更是不计其数(“牛马万数,绢满十间屋,悉充军赏。”)。

而合肥大捷的消息传到建康的,还有梁军在豫州、兖州、青州的捷报,就在韦睿拿下合肥之后,南梁庐江太守裴邃所部攻克北魏羊石城(安徽省霍邱县南),接着又攻占了霍邱。在青州战场上,南梁青、冀二州刺史桓和率部攻克了北魏朐山城(江苏省东海县)和固城(山东省临沂市西南)。

一连串的胜利,及时止住了几年来南梁对北魏屡战屡败的颓势,梁朝上下士气高涨。

东线战场捷报频传,萧衍激动的鼻涕泡儿都要冒出来了;萧衍随即传旨,除合肥守军外,北伐各部继续前进,扩大战果。

旨到之日,以韦睿所部为主力的东线梁军乘胜追击,很快便推进到了东陵;但是此时在西线,萧宏亲自指挥的部队却遭到了北魏军顽强的抵抗,战局再次出现了逆转——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韦虎”老当益壮确实能打

前面说过,陈伯之投降梁军之后,元英被元恪委以重任,带兵驰援前线;元英还在路上,合肥又丢了。

消息传到洛阳,元恪大怒;下旨把还在跑路的元英大骂一顿,严厉指责是由于元英行动迟缓,这才导致合肥陷落。元英当然不敢顶嘴,嚅嗫着接旨之后,继续跑路。

骂完人,元恪的邪火儿算是出了;可是此时前线的形势依旧严峻,元恪的轴劲儿也上来了,连续下旨,征招定州、冀州、瀛洲、相州、并州、肆州六州十万青壮年入伍,编成部队交由平南将军、安乐王元诠率领,增援前方。

想想还不保险,元恪又下诏夺情,启用了正在家里服丧的北魏名将奚康生,命其带3千御林军火速赶往青州,全权指挥当地部队遏制梁军在这个方向上的攻势。

这还不算,元恪又把曾在汉中战场立下大功的邢峦调回洛阳,加封使持节、都督东讨诸军事、安东将军;命其带队南下。

看这架势,元恪是倾北魏全国之力来应对萧衍的北伐了;而随着北魏军分几个波次浩浩荡荡的赶往战场;梁军方面顿时压力倍增——

最先出发的元英在宿豫方向取得突破,击败当面南梁徐州刺史王伯敖,梁军战死了5千多人;奚康生也在青州方向击败了梁将宋黑,稳住了当地的战局;而最狠的是邢峦这一路,这伙计首战便斩杀梁军4千余人,将梁军的势力全部赶出了兖州;接着邢峦展开追击,先后在睢口(安徽省泗水县境)、清水南城,击破梁将蓝怀恭部,阵斩蓝怀恭,活捉南梁列侯、列将、直阁、直后等军中将校30余员,俘斩梁军1万余人。

东线剧情急转直下,此时坐镇建康萧衍却并不着急。

按照战前的部署,梁军之所以在青、冀、徐、兖、豫五州发动攻势,目的其实是要开辟第二战场;能占地固然更好,但重要的是要把北魏军的主力吸引到这个方向,以策应萧宏大军能顺利攻取寿阳。只要能拿下寿阳,东线的败仗萧衍还是能接受的。

现在,北魏军的主力被牵制在东线,剩下的就看萧宏了。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ilyajaya-sedot-wc.com/wuzuo/467.html
(本文来自大喵只是gAI整合文章:http://www.hilyajaya-sedot-wc.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韦叡 北魏 魏宣武帝 梁武帝 南北朝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ilyajaya-sedot-wc.com ©2017 大喵只是gAI

大喵只是gAI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